对重大问题追求的纯度与癖

August 31, 2008
在播种者胡适中,李敖亦对胡适的某些行径颇不以为然"他对几个重大问题追求的’纯度’,也许还是有问题的.例如以一个曾经’很热烈地颂扬西方的近代文明’的人,一个曾经主张’全盘西化’的人,居然花极大部分的时间与精力在东方’学术’的考证,辨伪上,而美其名曰’打鬼’,曰’解放人心’,曰偷关漏税的思想方法训练,这是不能教人心服的.如我们说他所以如此,乃是为了满足他个人的一点’历史解’,’考据癖’,我们反倒会同情,反正他的天才过剩,不浪费一点他是难受的
 
对于这一点,不即作道理上的讨论,我个人已在感情上与胡适同在了…或许人家是大人物,与其满足自己的兴趣爱好,不若多作些解放思想的文章来得贡献更大,这是当时文人的责任,况还是美国官费留了学回来的.至于我这样的小不点却也无法全然摆脱这个矛盾带来的尴尬.我MS是没有这样的责任的,然而似有意若无意也将"人类"这个词语挂在心里,算一个恬不知耻好了—-还是先具体描述一下与胡适不同但类似的境况
 
爸爸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和平主义者,而且还是前卫到几乎"没有主权概念"的那种.作为他的复刻品,我在任何一个细节上同意他的观点,尽管如此,我不是他眼里的和平主义者.(我始终不能体会爸爸所说个人意志可以控制自己的兴趣爱好—-因为在我知道这一点以前我已被兴趣征服了,并且也并不打算重新利用意志去转移它.)我是什么时候这么喜欢那些与和平对立的东西的呢?当浸淫于这些中的时候觉得自己拥有激情,拥有勇气,那很酷—-这也跟青春期的某些激素活跃有关?.诚然我所接受的最纯粹的人道主义教育在比这更早许多的年代便已在理性中立下根基,当我在阅读的时候就已经面临了这种道义上的挑战,那当然是很难受的.这种时候,就如同胡适的"美其名曰"一样,寻求了各种表示无他法的理由,我有时说它不可避免,有时强调它的正义性.最近探讨的所有以阿冲突中,大部分都可使我得出结论说,一个向往和平的国家被一群野蛮的暴力国家包围时他不可能成为和平国家;一个诚实的人扎进一堆骗子他自己才是骗子—-(当然这句过于冗长的话不是今天讨论的范围,不是今天讨论的范围,不是今天讨论的范围)这些令人无奈的遗憾的话,在不同场合可以被说成是理由或者借口,依其需要.现在我说自己是借口.
 
在理想中,在理论上,战争机器永远是反人类的.放任军事狂热情绪某种程度上即代表反人类的一种;如果考虑到青春期的冲动与热烈,那也代表了纵欲的一种.(话说高三下半学期什么军校招生之类的,我什么也不知道只是听听名字来劲便兴致勃勃拿了材料.当然毫无准备的仗是打不赢的,爸爸从"你怎么好去助纣为虐"到"你这么自由散漫"给予全方位立体打击,而我呢,立刻心悦诚服地投降,可仅仅因为琢磨着万一bt来了晚上不能出去参加派对.这样还有一件好玩的事:徐昕有个同学因为不够苗条而未被录取国防生,大学的老师打电话说:"恭喜你没有被录取,我已经被困在这里20年了.")
 
暑假里要是不由自主谈论一些新读到的战争,还由衷流露钦慕之色,那就是死路一条,爸爸就会觉得灾难来了,"战争,暴力,这些都不符合人类进步方向,他们注定走向末路和消亡,跟那些朝阳产业比如太阳能,光电转换技术…这些造福人类的事业比起来,那有什么好佩服的??"
 
于是我就会想,暴力机器要消亡殆尽,可也不知到什么时候.就算地球和平了,我们总有理由针对太空防御.宇宙是无尽的,安全防御也无尽.何况世界上还有真主党这种菌落,还有内贾德这种细菌,说军事工业的没落与说太阳能的没落—-相对于46亿的地球年龄—-其实也处于一个数量级上,无甚区别.
 
不过爸爸的话有一个好处,这种宏观的讨论给出了一个新思路,似乎有了一个灵感来调解"对重大问题追求的纯度"和"个人癖好"之间的矛盾.为了"chasing a feeling",一定要记录它下来.
和平和人道始终是我的终极理想,也是我真心坚持的,然而为了达到这一战略上的目标,仅从一小段时期来看,有时会发现一些具体战术似乎是不合前进方向的,甚至是背道而驰.这种战略与战术上的不同步性广泛体现在所有领域,无须多赘.
作了这样一个比喻,心里也就好受多了~我又有了合理的理论支撑咯!
 
Music I’ve gone thru:
Fretwell And Retroid-Vertical Horizon(Fretwell Mix)
Retroid-Daybreak(Nieghels Nuskool RMX)
Elite Force-Melodic Hypnotik Remixes
Evil Nine-They Live
Doves-Break Me Gently(Hybrid Remix)
8 Comments
August 31, 2008 @ 17:58
我很坚强地看完了,这么长……不过很棒,很吊,很弓虽的 
Reply
August 31, 2008 @ 17:58
厄,每次说"强"字怎么都是这样的…西西,比这长的多类~
Reply
August 31, 2008 @ 17:58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只要还有政治体制的差异,就会有战争.对和平的追求使战争得到抑制.
 
Reply
September 1, 2008 @ 17:58
3句话
第一句是第二句补充的对象.所以我只说,以色列与美国政治体制的差异够大了,但他们不会有战争,
第三句话,只有制度才能抑制战争,期待人们发善心(大家都追求和平,有些人宣称他们无法消受和平那么高尚的道德的资本)只是你一相情愿罢了.
所以呢第一二句话稍显片面,而最后一句话非常天真
Reply
September 1, 2008 @ 17:58
作为美国一手扶持建立的以色利,两者的政治体制虽不能说相同,至少有很多契合点。而它们两者的关系,也不是仅仅因为政治而维系的还有宗教,心理,文化很多因素。
当今世界,社会舆论对战争的影响是巨大的。为什么说“期待人们发善心”呢? 爱好和平的人总归是占多数的咯,舆论压力总该有作用吧,但这也仅仅只能是抑制一下,比如让战争更快地结束,减少战争的损失什么的。
体制不同,总会有矛盾,总会用利益的冲突,也就会有战争。
Reply
September 3, 2008 @ 17:58
1,只要你还承认以色列跟美国政治体制大不一样,你就不能表明"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只要还有政治体制的差异,就会有战争"这句话的正确性."至少有很多契合点。而它们两者的关系,也不是仅仅因为政治而维系的还有宗教,心理,文化很多因素"恰好是证明我所说的"但他们不会有战争,"这句话,也就是说你给你之前所说的话一个极大的讽刺而只证明了我的正确性.
 
2,好象你以为世界人民爱好和平的已经很多了—-我就不说这个"爱好和平的百分比"事实是怎样,我只要说明大家对杀人放火的罪恶性几乎是妇孺皆知的了,然而没有法律制度予以保障,光靠大家这点觉悟好了,你觉得今天是个什么状态?如果都只要教育教育大家向善,什么民主制度都不用了,不会产生暴君了.舆论是有作用,但它不能保证,只有大家认可的制度才可以作出保证.
 
3,"作为美国一手扶持建立的以色利"这种句子你他妈再出现你就可以滚了.你自己去看看独立战争前美国是怎样百般施压,你自己去看看五六十年代杜勒斯怎么逼得以色列不惜失去世界支持去发动一场预防性战争.还"一手扶持",我看还不如美国犹太人捐款才最硬,美国政府只能坐替补…想到你拼命问"苏联作为美国的敌人怎么可能帮助以色列"的情况,我只能说你在没有自己看材料之前对这个美以问题没有发言权;如果你的一切论断建立在看某些御用学者的二手材料上的话,一切免谈.
Reply
September 3, 2008 @ 17:58
你已经举了几个美以之间的矛盾了,你能保证这种矛盾不会上升变成战争吗。我第一次说得太简短并且太绝对,你觉得从这里找漏洞攻击有意义吗。我提到宗教,文化,心理是要说明美以关系不仅仅是政治上的。我之前说的是政治,而你举了美以之间的关系,无形中就把范围过大了。
两个国家总有矛盾,但到底是援助多,还是矛盾多,应该很清楚。一个漂泊在世界各地的民族从另一个民族的国家划54%的土地建立一个新的国家,被仇视他们的阿拉伯国家包围着还能安然存在,承未来十年300亿的军事援助,这还不叫扶持。你别片面地还带着主观色彩地看问题好伐。
而你的第二段,我不知道你怎么扯到道德上去的。我仅仅说舆论是有一定作用的,我一直用的是“抑制”。我一开始就说“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政治体制是根本原因。可能你什么地方误解。
 
Reply
September 4, 2008 @ 17:58

1.矛盾的源头都来自与中东国家的关系,他不先跟阿拉伯国家打仗怎么会跟美国打仗.
你说你第一次太简单太绝对,那我怎么知道这不是你一贯坚信的结论还是你的疏忽的笼统的讲法.我当然是在以为你把它作为一贯结论的基础上对你进行驳斥,你反问我这么做有没有意义.那我说我所有的发言均是简单且绝对的,那对不起,你所有针对这些的言论全都无意义?我可不像你,或者其他某些人,揣测别人的微意的功课可以考第一
2.根据时间显示,你在2008年9月2日12:35:19AM写了"宗教,心理,文化很多因素",然后我在2008年9月3日1:33:00PM列举了美以之间的关系矛盾,那么谁先"无形中就把范围扩大了"就一目了然了.
3.以色列国的建立首先是英国人的(在客观上的)功劳,那时美国在中东还涉足未深了,你要说什么54%的土地,那可不是美国一个人干的.美以蜜月期直至赎罪日战争很多年后才真正开始.以色列在真正艰难的岁月只有法国为其提供军事援助,美国当时还压力它,这段时间至少有20年,你说扶持罢了,"一手扶持"是绝对令人恶心的.况且XX亿军事援助美国自己能捞到巨大的战略利益,即使单纯为了保护以色列,从年限的统计来看,用"一手扶持"这种字眼是无比过分的,在我看来就是令人恶心的.
4.扯到道德上去,是因为这个比喻能把舆论的作用说得更清楚,你在此质疑"扯开"是不符合新世纪基本论辩水平的—-这是很普通的手段.当然现在看来,在这点上我们没有分歧.是我一开始误会你在8月31日的评论中,以为你认为"和平"能解决预防战争问题.并且我"揣测了一下你的微意",发现你莫非是在针对第六段进行"战争的不可避免性"的陈述的补充? 但如果跟我爸爸说还是说不通的,因为他是从长期来讲认为军事工业是夕阳产业,政治体制什么的还不够宏观
5.我以前已经跟你说过了我是非常生气的,我是超火的,最近每次来部落格我就胸闷,昨天在图书馆晕倒不知道是不是昨天中午闷的.我原原本本告诉过你以色列问题免谈,你还要凭片面资料来死缠烂打.你不服气也得闭嘴,因为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掌握资料的程度有差距,掌握资料的内容倾向有差异.我不认为断章取义的人有资格跟我讨论—-在你没有通盘了解一般细节之前.之后我也不会愿意.
我昨天真火的,所以最后一段有失礼的地方.我爸爸说我没修养,他说这些言论你回复它干吗,你气有什么用,气了么就要骂人了.那我被迫道歉一个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