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揭露:高YQ曾说那只虫子碰到你真倒了大霉了

August 8, 2008

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多少也有那么点人文素养,有那么点悲天悯人的情怀,可这还是多么的不根深蒂固!又用多重标准来看待事物,真没什么逻辑上的完整体系!

今年四五月份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我对虫子近乎疯狂的迫害.如何活捉一只蚊子并把它碎尸肢解的过程按下不提—-光我们班就有N多人喜欢干这件事;如何把硬壳甲虫关在废弃的瓶子里大肆摇晃听噹啷啷的声音还拍手欢笑也姑且不论;

5月有一次我走下楼,发现绿化带旁边有一只一动不动的毛毛虫,全身布满黑刺,由这些黑针结构又延伸出各种细一些的分支,接着再以下一个数量级继续分支….最后细成绒毛状,相互交错联结形成立体网状结构,使它肥硕的身躯在视觉上更加臃肿,几乎可以想见软绵绵的触感和它蠕动时波浪式推进的震颤,要多恶心有多恶心..我,杀意顿起..不顾一切冲回家,拿了纸巾和打火机,气势汹汹地重新回到黑虫跟前,强忍住翻江倒海的胃部抽抽搐,将纸斤引燃,迅速盖到虫子身上,只见点点星火爆炸开,令人作呕的黑毛上升起一股股青烟…可惜这只虫子可燃性太差,景观也仅止于此.现在想来还是失望怎么没有毅力再多取些纸巾把它彻底烧成一堆灰!

我写这小记叙的导火索是晚上发现的蟑螂.几乎六七年没见过真的蟑螂,一见之下不禁满腹戾气.我恶狠狠地与它对峙僵持片刻,脑子里飞快地转着怎么擒拿怎么折磨它的法子.所谓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我搬来一拖把,朝处于角落的蟑螂一阵乱棒,也没看清楚它什么状态,狂风暴雨过后,安静下来一看,殊无活物,死气沉沉.我还道它在我不知觉间逃逸成功.凑近一坨貌似灰尘的的东西一看,它突然发难,六肢乱舞.原来被我捅翻了个儿,六脚朝天翻不过来了.我又狂性大发(是不是很像蚩尤啊哈哈).好在早已谋划了一套折磨方案,于是一脸阴鸷地拿了个装水的瓶,尽管是全身的鸡皮疙瘩寒毛倒树,仍然无畏地隔着几层纸巾亲手捏住它,硬塞进瓶子.当它终于几个花样翻转落入水中,我才缓过劲儿,满意地看着它拼命挣扎了没几秒,世界终又重归平静.我也从折磨它的过程中获得了一晚的乐趣!

还有高考第一天晚上我们全寝室的蹂躏虫子大行动.最开始我看到她们抓到小甲虫,就歇斯底里地大叫快用纸巾盖住它!踩死它!碾死它!杀死它!   然而歇斯底里是非常容易传染的—-希特勒时代的德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我的个人意志最终演变成为一个集体屠杀行动…

这是我人性中阴暗的一面,也不惮于揭露一下了.然而是多么的困惑啊..嘲笑别人多重标准,自己不也一样地没长进?又可能是我太上纲上线的了

13 Comments
August 8, 2008 @ 17:58
看到文字想到的就是,这样的行为果然很米拉。我记得米拉被用作形容词是在高一的时候,那个时候都不怎么了解班里的人,于是把so-callde“怪人”用他们的名字来命名一些特征性的言行举止。似乎很久都没有再想起这么经典的东西了,你的一篇文字又让我想起班里很多稀奇古怪的行为。比如郭宇聪讲话时头就会抽搐,蝈蝈在尴尬时喜欢推一下他的眼镜,比如班长老喜欢找比他弱的人比试,比如周冰川吃东西的时候老是掉出来,比如李十一很容易脸红,比如苗很喜欢插嘴,比如周天柔老喜欢穿透明的衣服,比如小方喜欢拿着一切可以拿的东西乱舞……好多好多,想着想着就觉得温馨啊~
话分两头,至于我写奇幻的前因后果在此交代一下:我妹妹自己创办了个类似于最小说的工作室吧,召集了许多写手和画手,然后就出题考核,我呢也应邀参加了考核,那篇是我考核的文章,写奇幻主要是一个晚上要写两千字的文章,想挑战下新鲜的文体,写自己曾经一度写的小说呢,有些时间不够,好坏么,自己心里清楚的,看到批评会很真心的接受,但是至于是否会有下一篇奇幻的出世,还要看天,地,人三者的关系了。
小小的问题:你说“一定要用这种词汇么”,是指什么词汇,或者说是怎么样的词汇?为什么说我遇到了瓶颈?我的确在小说上是瓶颈了,但不知道你是否指这个,似乎令有所指,请教~
Reply
August 8, 2008 @ 17:58
泪崩中…这么长的…明天马上飞你那儿去答复.
特此敬告所有青年:live space中打字非常不通畅,在难以忍受的情况下可以先在记事本中打好再复制粘贴过来即可…这是针对部分草根滴,其他人可以了.
Reply
August 8, 2008 @ 17:58
你六七年里难道没见过蟑螂
我一天里恐怕要见到六七只蟑螂
Reply
August 8, 2008 @ 17:58
同道中人。
其实下面下面下面比你更阴暗——他是竖锯的门徒。
Reply
August 9, 2008 @ 17:58
Dubs同学,你底生活环境竟是这样啊!那我奉劝你取个alias叫dead cockroach 6算了!o!…这与deadmau5之经历何其相似,红极一时也不枉人生在世一回咯!!!
至于no name同学,请麻烦你毕竟地也把名字设置一下.竖锯是甚麽?我只听过电锯么…
最后其实,作文开头和结尾虽然非常短小,可是它的分量真是占得与小记叙至少一样大的…看来是没人理解的了
Reply
August 9, 2008 @ 17:58
saw中的变态杀手 中文名坊间翻译为 竖锯
猪痞子当时向我表达愿承接竖锯的衣钵 着实惊了我一下 他好像刚刚告别矫情吧~
Reply
August 10, 2008 @ 17:58
哈,你还记不记得城西游泳池里的虫?够你蹂躏的.
内个…纳兰的词对我来说不过一堆字而已,我真正热爱的是赵佶.
Reply
August 11, 2008 @ 17:58

很多大学开学时都要考试,不过应该只限英语,因为其他科目的知识都已经不重要了。也许是校方想看看学生的自觉程度吧,考的都是书上的内容。所以还煞有介事的把书给发下来了,让我们没理由罢工。想了解的是这些么?

Reply
August 11, 2008 @ 17:58

很多大学开学时都要考试,不过应该只限英语,因为其他科目的知识都已经不重要了。也许是校方想看看学生的自觉程度吧,考的都是书上的内容。所以还煞有介事的把书给发下来了,让我们没理由罢工。想了解的是这些么?

Reply
August 11, 2008 @ 17:58
了解…了.是英文考试啊…那书上的内容是指大学的英文课本内容咯?好玩吗?发下来的书只有英文吗?
 
小驹真越说越冷了,本来这样的差不多的人李煜好象最有名了,现又出来个宋徽宗,愁死了.天生强加重责于身无奈偏爱琴棋书画落了个臭名,惟有嗟叹而已,真不能太过要求
那我喜欢张岱滴自为墓志铭,嘿嘿认识不?~
Reply
August 13, 2008 @ 17:58
知倒是知道,就是没认真拜读过他的大作.此人貌似对音律有一定研究是不是啊?说到这个就不能不提我最爱的竹林七贤了,阮咸可不是吹的啊…
Reply
August 14, 2008 @ 17:58
你们强的,从杀虫一路讲到文化。。
毁坏欲讲讲难听,但过程真激动人。比如有一群蚂蚁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比如平整洁白的雪地铺展在脚边的时候。。。。。总是要忍不住去破坏一下。你看没看过史蒂芬金的那篇小说夏日沉沦?感觉很像。
Reply
August 14, 2008 @ 17:58
一帮灌水大王s…离题是不奇怪的
 
我真抗不住,阮咸难道你听过吗?古人作文字多迂腐华丽,赞扬过头…恩不过对于看惯古文的某驹来说大概不会被蒙晕吧…但话说回来没真亲耳听过,还是靠不住,说不定其实不符合你品味的呢
 
徐太阳你部落格的一中照片我都收下了,哈哈~不过"平整洁白的雪地"是不能跟毛毛虫相提并论的呀…我杀虫子那不是欲望,我没有破坏欲,真滴!我只是厌恶,超级无敌厌恶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