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名 II

September 14, 2008
2007高技术发展报告
恰好,这辑中科院出版的年鉴性质的书的主题正视我的所在,所以不顾艰难险阻地看完了.尽管几乎无一例外的,每篇论文的开首段总是重要性,末尾段总是措施及建议—-明知道人家不会采纳你(还有叫绝的是轻易随时蹦出的"霸权主义"字眼儿,这真叫人愕然)—-尽管如此—-我还是认为它的密度大.我总能迅速找到有营养的中间段.当然读这很辛苦,基本是一边看电脑屏幕一边反复读书才攻克的,但这时间花得还很值得,至于下面一本将要提及的书,我就要大呼冤枉了
 
American Jews.这是中国人写的书,我很早就知道看人物传记绝对要吃苦果.不象BACH音乐传.然而一时热情高涨便揣了这么厚一本,一看骑虎难下,总共100人!我在它身上花了巨多时间,得到的不过是几个恍然:啊,原来写麦田里的守望者的,原来LEVI’S创始人,原来伍迪艾伦,原来索罗斯和格林斯潘….诸如此类…都是犹太人啊…仅此而已…然而他们中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被拉比审核认定为真正的犹太人呢?对于犹太人的定义作者清楚么?难道父母是犹太人子女也就是吗?不是这样的.像那位美国前国务卿女士,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更哪里谈得上有没有学习过妥拉之类,她就只能算作犹太人后裔,不是犹太人
 
Ariel Sharon Bio..这对我来说意义远超过它的书名所体现的.它给我提供的是一些细节,一些侧面,以及就某一细节展开研究的契机
 
An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Cause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
除开18世纪英国本身带给我的陌生感,Adam Smith为了阐明一个原理而举出无数的事例是令人困倦的,而且并不总让人真正理解,因为事例本身充斥着数据和计算.所以Mr.Smith在序言中千万告戒他的读者要有耐心,要体谅他的不可避免的冗长—-实在是用心良苦和有先见之明.我也多少次垂死困中惊坐起,努力振奋自己的精神!然而已近9月的关系,为各种俗务所纠缠,心神不宁,终于因为自己的懈怠而终不得不放弃,由此开了个坏头,往后再也没有一本看全的书
 
世说新语
是唯一看的古书.我竟不知"古"成这样—-可不是书的年代久远—-而是形式.我去参考室要上海古籍出版社的那个版本.老爷爷给我捧出两本崭新的古籍.翻了一看,不禁傻了眼.蓝皮儿,从右到左,从上往下看.那字也繁难得紧,托了学过日本语的福还认得一部分,另一些就束手无策了.而且果真古人是不断句的.我深切地觉得高三朱仿泉给我们做断句训练一年全是为了今日啊!我不禁暗暗叫苦不迭,不过怎么好意说我不要?!人家辛辛苦苦从故纸堆里翻找出哒!只好硬着头皮施展出平生所学去破解古代密码.而后每天很自觉地去参考室自习,久而久之竟也觉得速度快了些,稍微还有点玩味类.只是因为差点晕死在那里的关系,要不然会不会把它看完呢?
 
The Origin of Species
为什么要去看呢?不知道呢,就是觉得不看枉活了这多年.虽然内容同Adam Smith的大相径庭,但是某些行文特质上是何其相似!对比一下那本杨曼苏主编的价值极其有限的所谓今日以色列,我立刻明白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然而这部巨著我也半途而废.当我看完第一章时已经注意力涣散,眼前变成了电视机一样的场景..最后瞪大了眼睛得到的只是一片漆黑….
 
LSD:My Problem Child
网上看的未完成.虽然又是另一个遥远的专业领域,然而Albert Hoffman亲切的笔调还是让人意味盎然.专业著作也可以这么写,兼有学习的乐趣和严肃的学术.对Psychedelia Phamaceartical略窥一斑
 
最后,还是无奈自己的慵懒(很多人会说我在讽刺他们).我还有这多没看的书,斯宾诺莎,格鲁特德斯坦因,Russell,学习企鹅的书,当然还有那些根本没看完的….以后会不会看呢?!
2 Comments
October 19, 2008 @ 17:58
好久米联系了哎。现在在哪呀?
Reply
November 1, 2008 @ 17:58
lulu回归?没有及时欢迎.火星建设得怎么样内?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