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2011学年第一学期形势与政策论文

December 16, 2010

[以下非斜体字部分是上交给辅导员的内容]

8个月以前,还很少有人知道wikileaks这个组织,而过去的8个月间,它却成了世界各大媒体头条的常客。从 “集体谋杀”的影象,到阿富汗战争日记,再到前不久的”cablegate”外交机密文件,它告诉人们在互联网时代还有一种新的信息媒介。它没有总部,没有印刷厂也没有通信塔,没有物理上的地址。它就是一帮有抱负的极客和一堆服务器。显然要封杀这个机构很难,因为找不到一个物理地址去给它贴封条。

[第一段几乎从某blog翻译] 

世界各地的人们有各种各样的反应:有的人看着有权力的人被置于尴尬境地而暗暗窃笑,有的人指责泄密的文件将正在战场上作战的士兵以及协助他们的平民的生命置于危险境地;有的人认为它代表了藐视和挑战权威的先锋力量,有的人认为它们是典型的伪善精英阶层;有的人认为它又一次实践了新闻自由促使政府提高透明度,有的人则认为它违反了新闻传媒业的职业道德……还有其他很多。

而最近要以间谍罪起诉阿桑齐的消息,在人群种更加深了阵营的划分,辩论更加激烈。对于阿桑齐的个人命运最终如何,我不关心。据说以专业法律角度来说这个罪名是牵强的。假设我们相信法律专家的话,那么要起诉阿桑齐的那些美国高官就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但撇开法律问题不谈,对全世界的人类来说,维基泄密带来的道德问题是值得深思的。

[一段crap…用于故作深沉状…]

对任意问题如果产生两个明显矛盾的反应,这通常意味着权利冲突。

[来自wikileaks’ problematic moral justification – Eureka Street]

就维基泄密事件来说,首先,政府如果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必然需要保持一定的保密性。很多政府事务需要建立人际关系来获取信息。比如在缔造和平的过程中,有时候政府就需要和敌人秘密谈判。要想成功就必须令这种交流保持秘密性。又比如政府要制定好的政策,就必须要有人志愿提供准确的情报,而有时志愿者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需要保证自己的身份不被透露,就像那些协助北约军队的阿富汗平民。

另一方面,公众需要充分了解他们政府的行为和后果。毫无疑问,政府对人民负责,要使之成为可能,公民必须尽可能准确地了解政府的行为。

现代政府经常把自己要执行的政策描绘得很美好很有道理,而把不好的那一面遮掩起来,或者一笔带过,不让公众充分估计到实际可能有的严重后果。比如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政府说我们将要去惩罚恐怖分子和暴君,夸大了战争带来的好处;同时政府为了让政策通过故意简略了战争可能带来的后果,让人们错误地低估或对前景过分乐观,总是觉得不费一条人命就可以达到目的。当数百平民被联军误伤,事件被掩盖,在维基泄密之前,公众对此不知情,更不可能为这样的复杂现实负责。

我们正是在这样的情景下讨论维基泄密的道德问题。在当今,政府事务不透明极其普遍,初看之下似乎为维基泄密的行为—-即,为人们带来更广阔的视野或者对伊拉克/阿富汗战争更加深刻的认识—-提供了积极的辩护,但是作为一个即将发动一场战争的国家的公民,对于战争的丑陋现实和人类在其中遭受的苦难,本来就应该有充分的认识。今天的美国人嚷嚷着要撤军却陷在战争的泥沼里欲脱身而不能,这与上世纪60年代的情况何其相似,早就应该吸取教训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公众不能不为他们忽略了的复杂现实负责。

而政府对公众负责的职责,即使不比公众的自我教育更加重要,至少也是同等重要的。 不透明的普遍存在,并不能成为不透明存在的原因。我们了解在如前文所述的情况下政府运作需要保密性,但是误伤了平民还不报告明显不属于保密范围。假若对政策评估时已经充分了解不利之处却故意对外略去不谈,明显也不属于保密范围,等等。

而维基泄密组织本身最最具有争议的道德问题是,它泄露的文件是否有可能危及阿富汗无辜平民的生命。Mullen将军说阿桑齐手上已经沾上了血,阿桑齐则对此“表示遗憾”,并坚持“相比起新闻自由对战争史的意义来说,这些险还是值得冒的”,况且“4年以来并没有听说有谁因为泄密文件而遭遇危险的”。但是果真有谁遭到暗杀了,又会有谁知道呢? 
还有人说就算泄密导致了平民遭到塔利班的报复或者士兵伤亡,但是由美军发动的战争和他们遮掩战争现实的事实使更多人伤亡。这种功利主义的说法是粗鲁的,而且只能说明维基泄密所自我标榜的(相比政府的)道德优越性实际不存在。
平民不同于士兵,他们没有相应的资源和训练来规避风险,维基泄密即使不把自己当传统的新闻媒体机构看待,至少也要把那些平民的名字给编辑掉吧。这并不是一个职业要求,仅仅一个普通人出于好心也应该想到这点了。

综上所述,三方面都在道德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看上去像是下了个结论说没有一个好鸟。但其中还是实在的无奈。在一个全球无政府状态中,理想主义思潮趋势几乎不可逆转,然而每个国家却又不得不自助谋取安全和利益,在这样的碰撞中不可避免地上演道德困境的杯具。 而我国呢,在这样的*形势*下,还是别赶这趟混水,继续执行现实主义*政策*吧,省得麻烦。

[最后一段好点题的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