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utralization Reaction

July 11, 2008

在猫眼偶然瞥见一转帖,是余杰同学批评杨澜JJ的.言辞之尖锐,讽刺之犀利,令人印象深刻.爸爸说他就是老是写批评政府的文章的.非常的钦佩—-在这样的环境下有这样的牺牲精神.爸爸还说如果他在这篇文章中直接引用杨澜在南方周末的谈话内容属实的话,那么对杨的印象就真要大打折扣了.

建立在这些内容完全属实的假设之上,我希望做一些起中和作用的自言自语—-尽管完全不是出于"对一个难得的好歹也个知性大加攻击"行为的反感,更不是,事实上我反对,"问题那么多非要找这个开刀",任何一个观察者评论者看到消息并即时评论是很自然的,推测其动机不仅唯心而且毫无意义

在余的文章中,有一个词被浓墨重彩地全面分析,即"反动".诚然在对文革的印象还比较深刻,并深入过社会领域观察的他们来说,反动分子这种词带有严重的致命性,反动势力当年随时可以被监禁乃至被结果.然而对于不是这类人的人来说,比方说我们这群人,这些概念是模糊的,模糊到跟骂"混蛋"无甚区别.可以假设杨对这个词语的含义未经仔细研究就脱口而出;另外她也可能是一时激动措辞过分了,就好像方舟子一激动就把中医一棍子打死.

在我看来,哪怕这个词语用在这里,令人迷惑对一公众人物学历真假的质疑跟反政府有什么关联,然而纠缠于有可能是产生自冲动魔鬼带来的谬误,没有那么大必要性.

关键问题正如余文中所述,"杨澜多次指出批评者有商业目的、个人泄私愤等“可耻的动机”。在我看来,猜测对方的“动机”如何如何,是一种专制时代遗留下来的“诛心之论”。作为被批评者,最重要的一点,是判断批评者所批评的内容是否属实。如果批评的内容不实,可就其不实部分反驳之;如果所批评的内容属实,就应当正视现实、乖乖认错和道歉。一味地猜测对方的动机,只会让本人陷于更加被动的局面之中"

她的救夫心切,他们那点虚荣心,按照正常人来看完全理解,也可以更进一步为某些不适当的言辞以一时冲动作开脱.但逻辑上的不成立是真正让人噓声四起的.绕开实质问题或者轻描淡写一笔带过真是令人失望的结果.

至于余杰酣畅淋漓的抨击,从问题的最重要方面到小瑕疵都被他加以利用,在学术上和逻辑上予以严密分析,间或夹带富有情绪化色彩的文字表演,看得我大呼过瘾!倘若进攻指向政府,这种情况将更大大加剧~

-p.s-外一则.
    以前天天看阳光卫视一小时的观天下.最近失了这机会已经落下近现代世界七大工程奇迹的后3个没看了.结果不久就得知这桩丑闻,不免唏嘘.聊作安慰以填补遗憾—-说SUN的CEO都这样了,漏看9漏看了吧….
话说SUNTV的slogan:传播精英文化,鼓舞精英人群…当初就挺别扭的.这种话有一种elitism的倾向,虽然不能那么上纲上线,但我止不住这种感觉.这是勾起我曾经花大把时间大堆口舌累死累活向某精英主义者解释的痛苦回忆的词语,不堪回首!其次我自忖离被列入精英队伍差了无知几光年,貌似看这用来鼓舞那些"拥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良好感觉"的人的电视台,即便不是恬不知耻那也是大大不妥了诶…

1 Comment
July 12, 2008 @ 17:58
YL大概忘了辟谣的最好办法,是向大家展示这谣言本来就不是真的,也就是向大家展示那所谓的假文凭是真的。其他的嘴上功夫,只要文凭是假的,就是废话。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