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Vacation 2010 – Reading Summary

September 6, 2010

按时间顺序排列

在从学校回家的路上看了大半. 不仅重温了一遍那些早已熟悉的历史,更从不同的侧面重新了解了它们. 比比对凡尔赛会议好像比别人更认真一些. 以前并不知道罗马人命名以来的曾经的犹太人地区巴勒斯坦,其实不仅包括今天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还包括了巨大的约旦! 因此”巴勒斯坦阿拉伯人”这个概念更加清晰了,约旦人大部分就是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啊,原来他们早就被英国人奉送了大片土地.而今天只把巴勒斯坦国的阿拉伯人当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一个民族,这就很可疑了. 不过, 比比太强调凡尔赛, 整书极少提及联合国的协议, 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会感到疑惑和不服. 虽然他这么做的理由已经在”巴勒斯坦民族”这个概念的分析中不言自明了, 而且他的论述从逻辑和道义两方面来看都比较严密, 我确实被说服了, 尤其是对联合国分割协议这个办法的评价. 后来在和别人提起的时候,我也采用了这样的说法. 所以看这书的最大收获在于, 约旦在这场冲突中绝不是打酱油的, 这个国家的出现简直太莫名其妙了. 另外, 比比从他的眼中描绘了一些历史的事情, 很令人感动. 其中提到赎罪日战争.当时他在美国念书,普通的一天, 突然接到国家遭受攻击的消息, 和他一样所有在美国读书的以色列人都争相乘坐第一班飞往特拉维夫的航班回国参战. 比比托了一大帮关系才在下午挤进一个航班, 飞机上全部是博士生,计算机专家,医生… 他写得那么简短, 但我忍不住看了一遍又一遍. 如果不是这本书, 我不会知道比比其实这么有才华,还曾经在特种部队服役. 比在报纸上一个有时软弱有时强硬的政客形象要丰富得多.

至于后来在豆瓣上在这本书的名字下面吵架, 我就不把那种长篇大论粘贴过来了. 但我要说一下我们的讲话方式, 我每次都针对他的具体事例进行论证, 而那位穆斯林从来只知道把日积月累的”犹太复国主义丑恶”事例全都扔过来, 有的还完全没有历史根据, 完全不对我的回复做任何有针对性的答复. 更糟糕的是他还很有可能删除了我的一个回复使我看上去像个反对宗教的极端分子(在豆瓣这个怪异的世界,书评的作者确实是可以审查并删除别人对它的评论的!)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他并不想与我讨论, 他只想散布他的观点并且他已经认定他是对的了, 所以他除了有一次指出”反犹太复国主义不等于反犹”之外不会来指出我有什么逻辑错误. 而对于唯一的那次, 我清楚地承认错误, 而他对我已经反驳他的事情却拿另外完全不同的事件或文章做回应. 于是这就不可避免地成为一个把链接扔来扔去的乱七八糟的链接场(link farm lol), 不可能成为一场有益于双方思想的讨论或者辩论. 但是我已经明了我花时间跟一个不靠谱的人争论不是为了把他打败, 而是为了将来有人看到这个页面的时候(假如他不把这个页面删掉的话—-毕竟书评是他写的), 人们能够不被如此偏见的信息误导, 并且希望我的严密和遵守讨论规则能够争得其他读者的支持.

如果事先看了物种起源的话,我会重重感谢爱因斯坦的. 简练的语言和一点数学, 他花了不多的时间就让人明白了广义相对论. 看了之后我才明白为什么学校只让我们学了狭义相对论, 因为它的数学实在太简单了.而广义相对论涉及到非线性的二次偏微分方程. 我们的数理方程老师高以天, 据说从费米实验室回来的, 他说他就在研究这玩意的解法.所以现在用广义相对论算东西都只能用数值近似解. 看到”张量”这个词我就知道我的数学不够用了, 所以只好说, 除了这部分的纯数学推导没有懂之外, 其他都是懂的. 如果说在学校的时候发现, 经典物理学定律只是狭义相对论中的一个极限情况的话, 现在我知道狭义相对论只是广义相对论中的一个极限情况. 狭义只是把空间和时间的不可分割性提到了一个基本位置, 而广义则阐明了时空的本质. 不过,一个理论最好的归宿就是成为一个新的理论的极限情况,这是真的.

这是同一系列的书, 翻看之后发现字体和行间距都比相对论显著缩小. 所以那几天,我的日子是不好过的. 终于了解了什么是博物学家, 我惊叹他的脑子里装满了那么多数不胜数的事例. 他不知道支配生物发生变化的法则是什么, 因此在推测物种的发展法则时必须要列举大量事例才能让人觉得可信. 有时这些例子是有趣的, 但有时说到植物的专有名词时就不那么有聊了. 但列举例子不是他唯一的方法, 也有逻辑的推理. 在书的靠前部分有一章专门以家鸽为例反驳当时流行的观点, 即家鸽极度不同的品种都是由不同的物种发展下来的, 他的论证过程确实让人印象深刻, 即使没有现代知识的读者也一定会被说服,这些家鸽确实是野生岩鸽的后代. 虽然在阅读过程中常常叫骂达尔文好烦,但是心底里还是很理解很佩服的.

以前已经为DK这个丛书倾倒过了. 由于本来就喜欢鲸与海豚, 尤其是海豚, 再加上回家前和同学一起看了The Cove, 再加上图鉴的精美, 我就看了这本书. 到2005年为止, 全球总共发现了79种鲸与海豚. 前几页的描述, 让我很向往亲自乘坐小皮艇出海赏鲸. 想像一下庞然大物跃身击浪, 急速下潜而扬起的巨大尾鳍, 这样就已经让人顿住呼吸了. 而那些活泼爱玩的小海豚们, 经常在高速航行的船尾豚游, 微笑着的吻, 好像在扑闪的胸鳍, 圆浑光滑的流线身形, 多么希望能和它抱抱. 还有也介绍了遇到鲸鱼搁浅之后的指导. 真希望我也能参与到那些人中去,为鲸鱼撑伞遮阳, 浇水冷却, 安安静静不打扰它们—-啊, 但我不是说我希望它们搁浅! 看书之后, 我知道我们最常见也是最活泼的那种海豚叫瓶鼻海豚,bottlenose. 它确实也是所有海豚中最可爱的. 我经常在这样的句子上流连忘返: 瓶鼻海豚经常能见到和海龟,大西洋斑点海豚或领航鲸伴游. 图鉴的主要部分语言是说明性的,不生动的. 但是又是那么生动, 当他这么说的时候, 我的脑海中就出现了一只年轻的海豚和一只已经活了一个世纪的大海龟一起游泳, 它友好地逗弄一个昏昏乎乎的老寿星, 太有趣了! 其他的真海豚, 大西洋斑点或者热带斑点海豚也都是很美丽的. 而鲸类中, 最喜欢大翅鲸—-一个人永远也不能体会到大翅鲸的胸鳍有多大,直到他看完所有其他鲸鱼以后; 虎鲸, 黑白分明的花色和圆润的身形非常漂亮. 它的背鳍高高地耸立着, 好像鲨鱼一样有些可怕. 我第一眼看到它时心里有一丝寒气. 我想因为人类太过残杀它, 再加上它看上去凶凶的背鳍, 我会胆怯,会气馁,会愧疚. 它被称为杀手鲸, 但实际上它很温和. 只是当它的仔鲸被人类捕走后, 它才会疯狂地不顾一切地攻击人类. 而人类反而还误以为虎鲸是凶残的,是人类的敌人,进而更加肆无忌惮地捕杀它们! 每每想到这些, 我就痛恨人类,非常非常痛恨人类, 痛恨得想哭! 看书的时候也经常会想到The Cove… 没有人不热爱这些海洋哺乳类的吧? 不可能有人会不爱海豚的吧?

好吧,让我来勇敢承认史上第一次尝试阅读纯粹哲学作品的意图失败了.一部分上下两卷的书, 上卷有600页, 我花了两周读了280页. 要归咎于书内容本身. 这是尼采的笔记, 把闪过脑海的东西备份下来, 比较散乱(我很高兴我不是唯一做这类笔记的人). 所以阅读趣味实在不能说, 而思考也经常被打断. 不过我后悔我跟爸爸抱怨哲学家的书看不懂, 这才一本而已, 而且还不是他的著作. 我说尼采到底想不想让我看懂他什么意思啊, 非得要用诗一般的语言,使用各种意象和暗喻. 而我那位向来不太爱理睬哲学的爸爸马上支持说, 哲学家故作深奥, 真正好的理论家会把书写得平易近人等等. 但要说什么都没看懂是不真实的. 有时他的只言片语和小段论说也能引发我的想法. 虽然他对道德这个东西的”偏见”我始终不得其所, 但是我很还从他对基督教的强烈批判中获得了一点启发, 另外非常同意他对科学的看法. 由于我对科学的看法的发展主要来自于同时期阅读的薛定谔的文章, 而尼采贡献较少.所以在后面再说有关科学的事情. 但是发现薛定谔和尼采在对待科学的态度上有些相似这点, 还是让人兴奋. 薛定谔是从科学自身得出的结论, 尼采似乎是看一眼就想出来了似的. 就好象古希腊有些人的原子论是不严密的猜想,但与今天的量子论异曲同工.

这大概是暑假里看的最有启发性的书了. 它在论述中不断地提起的科学历史上的那些理论,恰好就是先前我看过的了的比如相对论,进化论等. 这样又加深了我的理解. 作为一个现代物理学家, 他对基础物理学的研究不可避免地触碰到哲学领域. 而我必须带有偏见地说, 科学家的哲学比哲学家的哲学不知有趣多少倍. 如果说他对希腊哲学的着迷没能引起我这个读者的同等程度的兴趣的话, 至少也让我获益匪浅. 现代科学的起源必须追溯到希腊那个学说繁荣的时代. 科学的思想,科学的方法就是在那个时代众多思想和认识论中的小小的一个, 而凡是希腊文明没有影响到的地方,都没有科学. 在那个时候,科学和神学都没有严格的界限, 很多大哲学家的理论都是半科学半神学的, 而且似乎可以想象一个频谱,从纯粹神学到纯粹科学的各个过渡都有一位哲学家代表着. 这清楚地向我展示了, 科学, 只不过是繁多的认识论中的一种. 我相信,它在现代的广泛胜利, 与其说是它最正确(最接近真相), 倒不如说是最满足人类的认识习惯. 薛定谔这样就把我从以前一个半调子的唯物主义者的状态拉走了.我想得回忆一下那段我很心仪的论述, 一段关于物质与意识或者说主观与客观世界的关系的论述: 大致是说, 其他人是客观世界的一部分, 其他人的意识自然也是客观世界的一部分, 而我自己和其他人的地位是对等的, 因此我的意识也是客观世界的一部分, 那么思考客体的主体实际上不可能与客体分离. 波动力学的实验也早已提出了对”观察”这个物理过程的疑议,或多或少证明了上面的推导. 而传统的科学方法, 是尽力使我们的观察对象脱离我们这些观察者, 来研究它在没有”我们”的时候的”本来面目”, 这样看来能否成功就极其可疑了. 所以我们需要重新规定一下自己的目标, 要确定自己想要探寻的是那个真实世界(假设有一个真实世界的话), 还是仅仅探寻一下能满足人类社会要求的那些东西.

书的后半部分是薛定谔的著作”生命是什么”的节选. 光是这些就让我迷恋. 我们之所以长得比原子大那么多, 是因为布朗运动使微小物体不可能有序. 生命有序,要克服无序需要付出代价(我喜欢叫它做功), 可以用熵来量度… 以这一切微小简单的想法为起点,思想的触角可以延伸到无限多以前不曾触及的地方. 虽然现在并不能全然回忆起当时所有闪过脑海的想法,但是很确信我在空调房间里度过了愉快的时光. 唯一遗憾的是, 我只能说, 是书的编辑. 讨厌选集, 没有价值. 要看就该看完整的啊!

呃,一个急转直下. 现在看来真是不可思议. 居然会想到看一个与前面那么不相关的书, 而且还那么功利. 里边有很多这类字眼: 竞价, 营销, 长尾理论什么的. 不都是跟”金融” “理财”可以相提并论的平常最讨厌的那些单词么?! 我想来想去, 觉得是国外的那些技术博客把我带坏了. 不就是SEO很火爆么, 不就是流行么, 我终究还是不能逃脱流行的诱惑吗? 好的地方自然是有的, 了解了一些了解了也无害的东西.比如SEO到底要做什么, 一些有趣的黑帽SEO技巧. 还有一些网络世界平常不怎么接触的东西, 但是全书那种挥之不去的商业气息还是促使我尽快结束阅读. 毕竟, 客户至上或者填写报表这种东西关我什么事! 另外不看这样一本书我还真不知道什么叫technical writer, 我不得不偷偷说一句, 这种职业感觉有点水. 难道人们就喜欢看他们的书不知道有mannual和help的吗?

很好地明白了游戏制作中美工工作流程. 在展开的U-V坐标上制作纹理真是一件神奇的事.游戏引擎也不再是一样神秘的事物. 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深切地体会到数学在我的娱乐生活中发挥着多么大的作用. 一个用于航空航天工程的建模软件, 跟一个用于游戏的建模软件没有什么不同, 建立一个模型, 运算自动生成三角形网格, 然后在上面施加不同的数学运算. 另外一个有意思的东西是在食人懒怪身上添加骨骼, 这些已经标准化的骨骼就可以与游戏引擎兼容并驱动模型运动, 太酷了. 我很想说在photoshop里边制作纹理似乎很容易, 无论是动物皮还是未来战舰的控制面板, 总会用到那么几个滤镜, 剩下的也就是经验问题. 不过我知道这么说是不厚道的, 我只是一直看着, 根本懒得动手:P 好吧, 最后, 看同类人写东西是很舒服的. 不论相隔多远, 总能闻到一股来自未来高科技世界的味道 🙂

这真令人尴尬, 以色列经常喜欢自称”中东唯一的民主国家”, 但是黎巴嫩是个唯二, 而且按照岁数来说来更有资历… 不过这书的作者还经常写一些让人不舒服的东西. 他在描写黎巴嫩地区早期的历史时, 花了很多笔墨夸奖腓尼基人, 到最后给人的感觉像是腓尼基文明发源于黎巴嫩似的. 从书中我得知原来看以色列历史的时候. 一直看到的迦南人, 其中与希腊人进行海上贸易的那部分就被希腊人称为腓尼基人. 所以从生物学上来说, 腓尼基人就是迦南人, 所以正如作者提到的, 腓尼基人的活动范围就是今天的地中海东岸, 包括黎巴嫩,以色列,巴勒斯坦这些地方. 虽然作者并没有说把腓尼基文明全都归到黎巴嫩身上, 但是他那个架势还是很不厚道的. 他一直很笼统地称他的描写对象为黎巴嫩. 虽然我不了解历史, 但根据我看别的书的经验, 应该可以很安全地推测, 黎巴嫩最早也叫迦南地, 就像这个世界曾经没有以色列王国一样, 那个时候的以色列和黎巴嫩都属于迦南地. 因此我猜测是否历史上黎巴嫩也有过除了这两个名字之外的别的名字. 毕竟这个作者在地名方面实在太不负责

1 Comment
September 24, 2010 @ 05:23

Really a bookworm !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