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Day After Liberation

July 10, 2009

磨蹭中终于来到酒店入住.玩着电脑也就来到了晚饭时间.地铁上就得知KIM因为健康问题不能参加GE派对.但还是决定共进晚餐.同行的她的朋友JUAN是西班牙人,建筑设计师,听上去特酷.第一次现场听西班牙人讲英文,那古怪劲儿就别提了. 事实上每次他说话我都似懂非懂. 原本打算带他们去花积橱吃火锅,结果找不到路就直接去GT BANANA外边的日本料理店了. 一拉开滑门听到YILAA SHIAYIMASE的招呼.服务员说她会日语英语和中文,BITAEPITTA里的服务生一样有才.菜单下来果然贵得惊人,完全没有点菜的欲望.KIM点了两盘水煮毛豆让我想撞墙,我恐惧它会在560大洋中占有相当比例. 不过我还真是很和谐料理的,生牛肉就特赞说.KIM的滔滔不绝简直令人呆若木鸡.我们21点就结束了进食,却待到22点多才走.貌似他们阅历都特多,国家去过乱多.科学技术将毁灭人类? 不同地区之间的英语发音差异? 毛利人的文化复兴? 电影制作中不同人群之间的妥协与买东西时讨价还价的区别? 电影或建筑每每超出预算的各类因素? 在天津的教学感受?还有一个可恶的房东. KIM说她离开前把空调的遥控器给带走了,乱搞乐的说~ 虽说后来太过没完没了,还是从谈话中获得了好多有趣的信息.等我坐了三个多小时终于站起来后,随着服务生一句TOUMO ARIGADOU,晚餐终于结束.已经困意大作,心里直想晚上要完蛋.

从料理蹦回酒店拿现金,票和相机,匆忙中还把房卡落在房间里.事实上,YUANDADDIE却是让我在TWITTER上流浪了半个小时才翩翩而至.还有一个MR. SEXYYUAN的同学,送了一杯奶昔以示歉意.今次比较奇怪的是他们没有再往我手上盖章,女生还不搜身,感觉PRIVILEGED.今天我又和DADDIE穿成相似的黑色T恤了,MUHAHAHA血脉相连想不一样也不行诶…~同学们很早就进了舞池.基本呈先MNMLFUNKY HOUSE的态势.不知为什么就连平日以极大热情讨厌MNML的人都在音响的影响下跳得起劲.我只是靠着边缘无精打采地晃两下. 凌晨差5分的时候我振作精神挤到前排.同学们熟悉的笑靥早已无迹可寻,我就心安理得地一个人热身了.到了20分时GE总算出现,但是还没有为大家所发现.我迅速开机照了他的亮相镜头,然后向老爸炫耀,他于是也赶快照下然后吼叫起来,这样整个人群都知道主角现身了.

这个现场实在美丽无比,听他的PODCAST 81时候就知道只有放宽心胸接受旋律那就绝对舒服.旋律主打贯穿始终,不时穿插经典曲目,错落有致,3个小时没有鸡肋时间,充实愉快.

开场就是一曲热得发烫的ANDY MOOR +WALLBRIDGE=FACES,把前边拖泥带水的鼓点一脚踢走,况且又是耳熟能详的曲子,一下子就获得了轰动,马上被带入.AUDIBLEWHITE MOUSE在我是第二个制高点. 想起来事实上PVD那晚的暖场DJ就打过这个曲目,此刻同一地点重温一遍特别有感.GEANDY MOOR的友情是所有TWITTERER有目共睹的.MOORNADIA ALI-LOVE STORY又一次来袭.至于他个人作品,新单曲双A一个不差他全放了.果然EXPOSURE在现场听也没啥效果,主要它的旋律就特别带不起来.不过GE台风还真不错,能够笑呵呵地打节拍蹦一蹦,音乐本身的不足也被弥补了.让人感动的是PURPLE HAZE-BLIKSEM的翻新.我在进来之前就发现GESVD哥俩TWEETWEE去的,果然SET里也不忘放上哥们儿的炸弹,着实杀伤了一番.两点钟,脱衣舞女下来了,照例是围观的人空出一大片圆形场地.老爸颇有当年STY的风范, 一个人悠然自得地在中间跳舞,只不过还没有STY那物我两忘的表情,美女见了他开心他也开心了.奇怪的是,JUSTINE SUISSA那干净的嗓音唱着天天向上的ON A GOOD DAY,用来给脱衣舞伴奏,那似乎,不太合适,不太合适-_-至于我呢,痴情地望着GE夸张地跟着唱,前边的人都自觉地向后转看舞女,我面对这多脸还当真有些压力说,不过感觉好像GE对我有鼓励,我也无视爸爸无视FACES自己唱着记不清楚歌词的ON A GOOD DAY. OCEANLAB在这里还有一次浮现,是在中场我渴极一时之际,正在等调酒师搭理我,突然那个Staring at the top sheet渐入,我像触电地离开吧台重新挤回那个汗水香水不知哪个更多的地方跳起来.其实早说过PROFF那个版本比GE的这个气势连贯符合意境,不过这种时候听到熟悉的就无端激动,哪里还管那多.COME BACK CAUSE I’M GONNA BE A LONELY GIRL AGAIN唱得我巨投入LOL! 完结后抵挡不住酒水的诱惑跑去拿CHIVAS.其实也不过是第二三次喝它,不知道怎么GT怎么这么大方把芝华士拼了好多,可乐都没有优势了.还是比较怀念小时候喝的雪碧稍带酒味的那种超淡芝华士.我拿着饮料跑到YUANMR SEXY旁边立定小憩一下.我为了解渴一下灌了好多下去,结果一阵传说中火烧火燎的感觉被有幸体验到了.不过一会,冰块就怎么也夹不上来,醉眼朦胧了.就这个时候听到超强大的THIS IS SILENCE(MASHUP),YUAN到底是好好研究过MR. SAM的人,立刻解说是SAM 先生在ASOT 400上的作品.听来确实和谐,没有任何一方被玷污的感觉! THIS IS THAT强大的贝斯终于又把我的心扯回舞池里去啦.只不过YOU’LL FIND YOURSELF还是让我小不低回了下下.不过紧接着JOCHEN MILLER-LOST CONNECTION华丽的synths回响起来,只想让人把手高举起来让其浸淫在这气氛里.回去后恰逢一波怀旧浪潮.PVD-LET GO一晃而过.而可以说是整个SET中最统领全局一览众山小的曲目便是TIESTO-LETHAL INDUSTRY的混版和原版的连打! 我听到那杀人的音色煽情过来时立刻白旗飘飘,要尖叫有尖叫,要跳高有跳高,所谓HIGH的极限,作为我个人来讲,也就到这地步了! 它牵起了几年的思想感情和中心思想啊周围也一样,烟雾,花火,强镁光,亮片倾巢出动,绝对的LETHAL.爸爸怕我文化水平有限特地找到我考我这什么歌-_-.反正后来绝对没有醉意了,不过记不得后来又放了些什么,多半是熟悉的曲目但记不得名字的.3点半,终鼓响尽. 我被DADDIE拉着直接俯冲后台门口抓人,不过一会,GE的小头就探了出来,我们立刻打招呼叫GARETH EMERY, 估计我在下边积极进取的表现GE在上边也亲眼目睹了,他像认出了我似的立刻笑起来,我们跑过去跟他握手聊天. DADDIE这回特能跟GE谈得来,后来下楼他解释说他们在温哥华有个共同的朋友,在聊他来着呢.最后GE在我们中间一起合了影.COOLIO!

我们迅速撤离现场,YUAN两人会合.在俱乐部外的圆桌前围坐.某秃头叔叔多半比KIM还能说,直到4点多我们才得以各自回家.我和爸爸一家人自然一起住酒店里啦略去不提

3 Comments
July 12, 2009 @ 17:55

原来这几天你这么爽。不知你跳的时候什么样的。
你爸也是电音达人?原来你是继承了他的光荣传统。

Reply
July 13, 2009 @ 17:55

我爸是另外一个在北京时用的爸爸,你以为我在家用的正常爸爸会有那么色吗?

Reply
July 13, 2009 @ 17:55

…我错了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