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如此多西方精英阶层憎恶(或不喜欢)以色列(还有他们自己的社会)

August 29, 2010

作者 Barry Rubin 翻译 milandroid

除了一切传统的原因—-反闪主义,石油金钱,阿拉伯世界的战略重要性,对过去殖民主义的罪恶感,害怕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的暴力等等—-还有一些新出现的重要的因素正在使西方文化和思想精英讨厌(或憎恶)以色列.
如果你明白这些因素,也就更好地明白了这些(当前?)主导了大部分西方学术界,媒体和政治的观念.

1.宗教
作为一个犹太国家,一个宗教起着重要作用的国家,以色列对西方左派和思想界来说是极其令人讨厌的,或者至少它不赞成犹太基督教.顺便说一句,以色列并不是一个以神学为基础的或者政教合一的国家.事实上,犹太人是一类凑巧有不同宗教的人,在历史上这非常常见.关于犹太人只是一个宗教性的群体的观念在世界历史上还是最近冒出来的.
但是公众生活的宗教过敏症在今天的西方精英中是一股强大的力量.为什么这对伊斯兰不起作用呢?这儿有很多原因,但有一点很少被提及,即伊斯兰不是”他们的”宗教,也就是说他们从来没有个人地或集体地反抗过它,也没有在他们自己的社会中形成某种元素(他们讨厌这样).伊斯兰在沙特阿拉伯也许是一个镇压性的宗教,但是这对Jerry Falwell或者”基督教权利”没有妨害.所以,对于一个西方精英的成员来说,这不是”他们的”问题.
这只是一个大概,要搞清楚我的意思,我将这样说:伊斯兰教对他们来说是属于一种”离奇有趣的外来文明”,而不是什么他们发自肺腑憎恶的或者相信他们的社会需要摈弃的东西.当然这对反对宗教的犹太人来说尤其真实.
对于持这样观点的人,当然了,有一个选择就是接受世俗犹太复国主义并且支持以色列的非犹太势力,大多数人都是这么做的.

2.民族主义
以色列代表了民族运动,所以它是反对民族主义的西方左翼人士和知识界极其讨厌的对象.就像对宗教一样,他们反对的只是他们自己人的民族主义或者对他们自己国家的爱国主义.就像对宗教一样,他们认为这是人类分裂相互仇恨的”黑暗时代”的残毒,应该尽快被完全摈弃.就像宗教被视为反启蒙主义和迷信,民族主义被视为法西斯主义和沙文主义.
而且又一次,对于主张社会同化的犹太人和相信犹太人应该成为坚定的变革斗士的犹太人来说,以色列就尤其令人反感.
他们的想法是通过建立一个荣耀的乌托邦社会来使同化(犹太民族的消失)成为主流,其实类似的想法也动员了早年的犹太人成为共产主义者.[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可以看看我的书<同化与不满>]犹太共产主义者奋斗,奉献,并且献身了几十年,到头来发现苏联共产主义在苏联最后45年里成为全球最强大的反闪主义意识形态.
对于那些持此种观点的人,另一个可以接受的犹太复国主义是支持以色列中间派偏左翼的势力,甚至可以是极左翼.

3.民族国家/民族意识
一个国家应该由一个单一民族组成的观念,在过去两个世纪里是核心观念,并且现在在世界大部分地区仍然是主流,但这在主流的西方观念里已经成为一种罪恶,而且是实在的”种族主义”.
需要明确的是,这在以下两个层次上是正确的:
与”一个特定种族群体实际上地共存于一个民族国家”相反(法国人在法国;意大利人在意大利),
一个国家的人口应该具有一贯的文化,身份和世界观.毕竟,许多国家已经吸收了大量的移民但是也基于共同的信念把他们整合进他们自己的群体.多元文化主义却抛弃了这种方式.
换句话说,根据这种观念,有多个种族,多个宗教群体的(比如说)”英国人”和”法国人”还不够,还必须要有属于不同社会群体的多种族多宗教,每个群体都不能成为中心体,每个群体都要有基本相同的世界观.(据我所知,现在这是一个失败方程式,让社会崩溃于暴力,贫穷.)
事实上,以色列才是一个国家吸收了大量移民的例子.按比例来说,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比它做得更好.但是以色列是一个犹太国家,一个由一个具有普遍相同身份的民族建立的国家,这样一个在西方已经正常存在几个世纪的框架,突然被贴上非法的标签.所以以色列因为这个原因被那些愿意毁灭自己的民族和国家的人所憎恶.他们不想周围有一个成功案例来阻碍他们自己国家内的自杀倾向.
顺便说一句,如果一个巴勒斯坦国真的形成了,它将会根据已经由巴勒斯坦当局写好的宪法进行管理:一个阿拉伯国家,官方宗教是伊斯兰,它完全会根据一个人是不是巴勒斯坦阿拉伯人赋予或者收回公民权.而且现在这个世界正在实际上地接受哈马斯控制的巴勒斯坦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国家,它更加限制民族的定义.真够讽刺的!

4.以色列反对革命者
确实,西方左翼是…左派.它大概应该代表广泛的民主,妇女平等和同性恋,世俗主义还有很多其他东西.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是右派却是以上一切的反对者.
但那并不重要.西方自认为的革命者,即使他们不使用暴力,也把中东的革命者视为朋友和同类人.后者,用美国俚语来说就是”与威权作抗争”.他们想颠覆这个体制;他们讨厌西方价值观和政策.所以西方乐于接待他们的激进派就拥抱了他们.毕竟,Che Guevara已经死了,没什么马克思主义革命运动成得了什么大事了.所以在这个革命统一战线,一些西方精英分子拥抱那些很乐意把他们当作浪漫人士而折磨或者射杀的人.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因为以色列是亲西方的,所以它就是”反动派”.

5.以色列为自卫而战
如果你因为别人想要把你从地图上抹掉而遭受袭击,如果故意袭击你的公民是别人的主要策略(这个叫做恐怖主义),并且你防卫自己,那么就会产生暴力.如果有暴力并且你有一点点胜出,另一边就会有伤亡.即使在现代战争中也不可避免地—-无论你如何尽力避免—-其中某些伤亡就会是普通平民.
西方精英中大多都是反对战争和暴力的,至少除非那是对另一方不造成伤亡或军事人员伤亡的”完美的”战争或暴力.
“更糟糕”的是,你可能不幸取得了战争的胜利.如果对方拒绝投降来换取一些公平的和平,冲突将会持续.如果你夺取他们的领土而他们还是拒绝和平,你就会持续占领.所有这些事情对于(当前?)主流的大多数西方观念来说都是不能被允许的.
所以,以色列的”罪恶”就在于它成功地防御了自己并赢得了战争.不过,在西方总也有通情达理的人,他们认为这是好事.以色列敌人的策略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使用他们自己的人来充当人盾,宣扬他们的痛苦来获取国外的同情并且动员国内的军事力量.这愚弄了许多西方人,尽管也有人看穿了这些花招.

6.以色列卷入冲突
西方有人认为冲突不仅是一件坏事而且是完全不必要的.有一句意第绪语格言是这样说的:只有一个死人才没有问题.它的极端形式被应用于当代的观点后就成了,如果有冲突是由于以色列的存在造成的,那就让以色列的存在终止就不会再有问题了.

另外,还有一个更加温和的版本:既然冲突是不自然的,那么冲突就可以,也应该,被迅速地终结.如果还要求必须在保证安全的基础上才能终结冲突,那么以色列就是在妨害和平.
所以对很多反对以色列的左派来说,冲突可以超快结束,只要以色列在任何地方作出让步.然后,中东就不会有暴力或者反西方的情绪,也不会有恐怖主义了.
这导致了…

7.激进主义的缘由
Paul Berman的大致意思是,这个新的思潮拒绝面对一个事实,即在世界上存在着深刻的冲突,存在着反对自由的势力,它们试图掌握权力并且压迫其他人,甚至把其他人扫除.结果就出现两种方式来处理这个问题:忽视这种威胁或者一厢情愿地坚持它总会没有的.(这在以色列极左翼中也是相当流行的观念.)
忽视威胁:没有激进分子,只有寻找自由和更美好的生活的普通人.只要以色列改变它的政策或者作出巨大让步,对以色列的威胁就会消失.
凭主观愿望使威胁消失:对激进分子好一点,向他们道歉,积极和他们保持接触,给他们想要的,他们就会变成温和派.
以色列就这样要去解决所有这些重大问题.结果就是,都是以色列的错因为它继续以前的行为.也许以色列人真的很蠢,怎么也不明白他们的真正利益在于屈服和让步.当然,是那些什么都不懂的”伟大的天才”才终将被吞进鳄鱼的肚子里,你会说,”Tom Freedman真是个骇人听闻的马屁精.”

8.如果你不是”白种人”,你就自动是正确的;如果你是输家,我们会帮你达到你想要的.[这是一首粗糙的小曲.Log-rolling是一个古老的美国政治俚语,意思是说帮你得到你想要的]
作为对几个世纪的歧视和种族主义的反应,当前的观念就是不要驱逐人种偏见—-就像马丁路德金所倡导的,创造一个色盲的社会—-而是去逆转它.以色列被看作是更强大,更”白”,更加第一世界.[实际上,以色列和它的某些敌人的肤色差别并不大.]
如果你是一个典型西方精英左翼类型,你会因为富有而产生某种负罪感.但这没关系.你可以继续拥有你所拥有的一切(甚至是一辆超大排量的车)而让以色列买单来救赎你自己.
一个输家并不意味着他就是一个好人,尤其是当你的问题大部分是由你自己引起的情况下.非裔美国人面对过奴隶制和歧视,所以是正当的受害者;以色列的敌人有镇压性的暴君,发起战争和恐怖主义,拒绝能够解决问题的妥协(至少拒绝以色列).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根本就很糟糕.那是政治恶行,不是降临到他们身上的美德.
所以如果以色列”让沙漠鲜花盛开”,产生了那么多伟大的造福人类的发明创造,赢得了战争并存活了下来,那就为憎恶以色列的人提供了更多憎恶的理由.就像Bob Dylan写的,他们说,”没有仿佛失败的成功.”但是,事实上,”失败根本不是成功.”或者就像我多年前写亚西尔阿拉法特一样,让成为战败者作为你战略基础的麻烦是你必须一直失败着.
这里另一个因素,按照一个因为…智慧…而著名的智者Susan Sontag的大体意思来说,西方文明是世界的癌症.以色列由此也就成为癌症的一部分而必须被切除.或者按照最后一个处心积虑试图消灭犹太人的团体的大体意思来说,”今天是以色列,明天是整个西方世界!”又一次,以色列的美德—- 合理管理的资本主义,民主,现代,自由,成功—- 恰恰成为其被憎恶的原因.
美国的成功对这部分精英来说是毒药,因为他们不愿相信这些方法会走向成功.同样的心态也应用于欧洲.他们拒绝认清他们提出的政策会破坏他们自己的国家.他们想杀死那只产金蛋的鹅,吃掉它,但还期望每天有金蛋.
所以从很多方面来说,以色列仅仅是既比较接近他们自家的,又是他们所讨厌的事物的替身.这是一个重要的,千万不能被自己人知道的秘密,因为这会失去反以暴徒的支持.(不禁让人想起那个加拿大反以组织,话题范围真广,从谴责以色列是一个殖民国家应该被废除,到以同样的说辞形容加拿大.Ooops!)

这还真是一个很长的列表.我应该尽快简化一下.以上的各种特征并非可在一个人或者政治组织上全部找到.要合理地解释清楚这件事,尤其要提供在我写作这篇文章时脑子里掠过的众多例子的话,看来要写一本书才行.希望这些努力能对你有所帮助.
最后,这个分析还有很重要的另一面.那些不太同意以上观点的西方人倾向于对以色列持支持态度.这不仅是指保守派,更是指真正的自由主义者(按照美国对该词的解释).随着极左翼因其他原因而逐渐丧失对他们的欢迎—-这是一个迅速而稳步的过程—-天平正在逆转.事实上,如果你去看看公众观点的调查结果,不去纠缠于那些精英传媒,这股潮流已经是可辨的了.
想想吧,这真是一个反对以色列的人们憎恶以色列的好理由:以色列正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证明着他们的错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